试管婴儿资讯 第三代试管婴儿 美国试管婴儿 试管婴儿多少钱

“试管婴儿”门诊挤满了“纠结”的患者 医生:别错过最佳年 ...

来源:试管之家 作者:试管之家管理员 编辑: 2018-11-22 14:31
古时候,如果一对夫妻膝下无子,想要求子恐怕只能去求神仙、拜菩萨。

30年前,中国大陆首个试管婴儿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出生。从此,不孕症的夫妻看到了希望,他们可以通过试管婴儿技术来完成当父母的心愿。


本周一,记者来到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的门诊,跟随北医三院妇产科兼生殖医学中心主任李蓉一起出诊。李蓉和她的同事们,更像是掌握了现代科学技术的“送子观音”, 他们用自己丰富的临床经验与千锤百炼的医术,尽可能地圆患者一个梦。


他们给一个个家庭带来希望,他们也见到很多的遗憾病例。李蓉常说,人一定要在适当的时候做适当的事,特别是生育,一定要在生育的“黄金期”完成,只有这样,才会让自己少一点遗憾。


有了“执念”时间也晚了

有些夫妻愿意享受二人世界,坚持“丁克”;有些人喜欢儿孙绕膝,享受天伦之乐。有些人可以轻松就怀孕,有些人则百般尝试不能如愿。来到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的女性,绝大多数属于后者。周一全天都是李蓉的门诊日。这一天,将近100名患者陆续走进她的诊室,希望李蓉能给他们带来“好孕”。


清晨,李蓉刚刚在诊室坐下来,就有一位女士愁眉紧锁地走了进来。在这里,满脸愁容是患者的“标准表情”。作为一名在北医三院生殖医学中心工作了20年的医生,李蓉特别能理解前来求子的患者,“很多人都是走了不少弯路,甚至是几次移植不成功才来到这里。”这位患者来自河北。每天出现在三院生殖医学中心的患者中,有差不多七成来自外地。“他们来到北京,基本上是直奔北医三院而来。”李蓉说,北京的患者只占三成,多数是曾经到过其他医院就诊、治疗不成功之后,再选择来北医三院就诊的。


河北的这名患者轻轻地坐下来,一眼就能看到她的状态很紧:两肩拘谨,不停地把长发别到耳后。坐定后,她开始讲述自己的治疗经过。这是一个尝试了三次还没有怀上宝宝的“高龄”女性。说她高龄,其实她今年才40出头。但对于生孩子这件事,40岁以上绝对属于高龄。两次取卵、三次移植手术,都没有让她成功的怀上宝宝,她有点气馁了。


李蓉认真地看着她的病历:两次取卵的结果,很不理想。“卵子倒是有,但质量明显下降了。”第一次取卵,医生从她的卵巢中一次取出了20多个卵子,但只形成了三个胚胎。第二次取卵之后移植也没有成功。患者坐在李蓉的对面,不敢再尝试,念叨着:“老是不成功,太打击我的信心了。”李蓉帮她分析,“现在这个年龄,卵子质量就会下降,而且40岁之后的卵子质量呈现断崖式下降。如果你现在再犹豫,今后可能就没有进入这个门的机会了。”


患者还是念叨着自己没有信心。纠结,是这里多数患者的心态。到底要不要坚持?李蓉说,治疗这件事不靠信心,而是需要决心。“如果你放弃,走出这间诊室的大门,就要下定决心不要孩子了。但我劝你一定要想好,别等到过了三五年后看到别人家的孩子,突然母爱爆发,那时候机会更加渺茫。”李蓉经常遇到尝试几次失败后,就不再坚持的夫妻。曾经有一对夫妻50岁了,突然有一天看到朋友的孩子,“就像受到刺激一样,一定要生个孩子。”这对夫妻明知难度大,但就是放不下“执念”,百般尝试,“与其这样,还不如趁年轻一点要孩子。”纠结了半小时之后,这位患者回到诊室,决定继续治疗。


为什么生第二个这么难?

快言快语的小丽来自山东。她今年40岁,“全面二孩”政策实施后,打算再养一个宝宝。来到北医三院之前,她已经在北京的另外一家医疗机构做过一次试管婴儿辅助生殖治疗,但那次治疗过程中只取出来4个卵子,养成了一个胚胎,而且胚胎经过移植前的基因检测发现染色体有问题,就没有进行移植。


“大夫,您说我为什么卵子这么少?做出来了的胚胎为什么染色体有问题?”小丽觉得自己还年轻,这次做试管婴儿做得不成功,“是不是那家医院技术不行,做得不好?”有这种疑问的患者特别多,李蓉说得很客观:北医三院也有做不成功的,那家医院也有很多人做成功。“说到底,还是卵子质量不好。”小丽更不明白了,“为什么我的卵子质量不好?我才40岁,身体很好啊。”李蓉说,你的卵巢已经衰老了啊。小丽还是不满意:“那我能不能吃点药让卵巢年轻起来?”药是很多患者治疗时的希望所在,但对于卵巢衰老这件事,药确实无能为力。见到小丽这么执着,李蓉和小丽聊起了历史,“你看,中国古代自打秦始皇开始,皇帝们就在寻找长生不老的秘方。几千年过去了,那些皇帝有谁还在?我就是想告诉你,长生不老、返老还童是不现实的。”


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小丽开始讲起自己艰辛的备孕史,讲完后又嘟囔了一句,“第一个孩子生得那么顺利,啥事都没有,咋第二个就这么难?”这句话被李蓉听到了,“你生第一个孩子的时候,自己多大啊?”小丽低声说:23岁。“17年,难道卵巢不会老吗?”小丽终于从卵巢到底能不能回归年轻这个问题上绕了出来,决定开始治疗。


2016年,“全面二孩”政策执行后,北医三院的生殖医学中心曾经经历了一年的高峰期。目前,这里已经回归到常态,“常态就是普通的专家门诊,一上午看六七十个患者都很正常。”


她成了患者的“定心丸”

来生殖医学中心问诊的患者,很多人都长期处于焦虑状态。李蓉能理解他们:长期渴望孩子而求之不得的遭遇,让他们的心情很难舒展开来。李蓉不仅能看到患者医学层面的需求,更能看到医学领域之外的需求。李蓉说,生殖医学虽然不能挽救患者的生命,但也许能挽救一个家庭。正是因为能够理解患者,患者也将善解人意的李蓉视为自己的“定心丸”,有时候觉得见见她就能放心。曾经有一个患者,做了七次胚胎移植,都没能成功怀孕。第八次胚胎移植前,患者非常紧张。李蓉每次见到她,都为她进行心理疏导。每次聊完之后,患者总能变得特别平静:“李大夫,见到您,跟您说两句,我心里就踏实了。”李蓉开玩笑地说“要不送你张照片挂床头?”患者听后开心地笑了。正是在这样的身体与心理的双重关怀下,最后这名患者终于成功怀孕。


这天,李蓉的诊室里来了一位母亲。这位母亲是替自己18岁的女儿来看病的。她的女儿因为染色体异常,子宫卵巢先天没有发育,需要使用药物长期治疗。上次门诊,李蓉给孩子开了药,并且嘱咐她在当地医院继续治疗即可。但是这天下午,母亲还是找到了李蓉。记忆力超好的李蓉见到这位母亲就说,“不是说在当地治疗就可以了,怎么又跑到北京来了?太辛苦了!”这位母亲特别真诚地说:“李主任,听您说说,我放心。”


坐在这里的初诊患者,多数说着说着就会红了眼圈,而门诊里一对喜庆的小夫妻是个例外。这对胖胖的小夫妻都戴着圆眼镜,一看特别有夫妻相,他们是少有的能够一起乐观面对疾病的患者。说来也巧,两个人在生育功能上都有点小问题,但通过现在的生殖医学技术,两个人的小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。李蓉说,夫妻两个人互相不埋怨,能够轻松面对,他们治疗起来的成功率就会更高。


20年前,李蓉从北京医科大学毕业后来到北医三院工作。20年后,她从当年青涩的小大夫成长为科主任。她不记得自己曾经帮助过多少个家庭圆了“宝宝梦”,但偶尔出现在诊室中的妈妈和孩子总会给她带来惊喜。这天下午,一位妈妈带着两岁的儿子专程来到门诊看她。这位妈妈怀孕后就到国外生了宝宝,如今宝宝第一次跟着妈妈回国探亲,宝妈专门让孩子来看看他的医生“妈妈”。受到一些固有理念的影响,更多的妈妈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的宝宝是从“试管”里面孕育的,她们也很少会专程带着孩子来诊室里看望李蓉,但她们会通过其他的方式让李蓉来分享喜悦——现在北医三院有个图文问诊系统,患者通过手机终端下载后可以预约挂号,向医生问诊。“很多患者在手机上挂了我的专家号,其实她们花了100元的挂号费不是来看病的,她们就是想告诉我,我给她们种下的‘宝宝’出生了。”隔着屏幕、看着单调的文字,李蓉依然可以感受到这些妈妈内心的喜悦,她也愿意和这些妈妈分享喜悦、感受快乐。